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欲求难绝
欲求难绝

欲求难绝

星期五,草草吃过晚饭,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报纸。突然看到一则新闻,讲一个少妇因为老公无能而在天桥下贴广告招壮男。嘻嘻笑过一阵后,我俩的目光不经意相对。

  对视了一会儿,我打破了沉默:「甜心,你说我们今晚要不要去……」田馨显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,慌慌张张地说:「不,老公,啊,我觉得你很厉害的。我,那个……」

  上周那晚我们总共做了5次,醒来后浑身酸软,谁也没提王健的「建议」。

  之后的这一周两人都忙于工作,似乎「游戏」从来都没发生过。这时我突然想了起来,邪恶的念头又蠢蠢欲动了。显然田馨也想起了王健的「建议」,甚至也许她一直就没忘记过。

  又对视了一会儿,我坚定地说:「我觉得我可以相信那个王健,而且,我更相信你!」

  「可是,」田馨口气有些软,「我怕我自己忍不住……」「我相信你!但是,这一次你回来要讲出全部的细节。」……

  晚上11点不到田馨就下来了,回到家,她仔细洗了个澡,又刷了两遍牙,坐到床上讲今晚的「故事」。

  「老公,等会我说了,你千万不要生气哦。」田馨一开始又是这话。

  「不会啦。最多,就是被他脱光了亲了个遍嘛,说吧越详细越好。这次我决不打断你,完全听你说完我们再爱爱。」上车我就问清楚了,王健确实履行了诺言,「没有插她的小穴穴」。

  「那——我就说了,你不要吃大醋哦。」

  「一定要详细,不要害羞!」我使劲鼓励她。

  「一开始还是跳舞,他也没提那个事情,只是跟我聊天,我都要忘了那回事了。跳了一阵子他叫我上去,我有点紧张,还是跟着他去了。电梯门一关他就把我搂住要亲我,电梯里面有监视器,我就把他推开了。他也没强来。」「刚进房间,他一脚关上门,就把我抱住吻了起来。我很紧张,嘴闭得死死的,不让他的舌头进去。他就隔着我的上衣揉我的……乳房,揉了一会儿,我的脸烫得厉害,有些喘不过气来,就想张口吸气。」「结果,他的舌头就给探进来了。」田馨委屈地看了我一眼。

  见我听得聚精会神,她似乎也彻底鼓起了勇气,接着说:「他的舌头在我口中绕圈,又把我的舌头完全吸到他口中吮。我浑身发热,不知不觉就钩住了他的脖子,羞死人了,当时真是鬼迷心窍了——他嘴巴离开的时候我还伸出舌头……追。」

  田馨偷偷看了我一眼,我正在想象着两只舌头在空中纠缠盘绕的情形。见我完全没有吃醋的意思,田馨就放开了,而且慢慢地有些兴奋的样子。

  「吻完了,他对我说,上次我搞一会儿就跑了,把他整得很惨,所以今天他要小小的报复一下,要和我做个有意思的游戏。」「我想最多就是……玩弄一下我,让我……忍不住……当然,我肯定不会跟他做爱,而且他这个人也挺说话算话的。我考虑再三,忍不住好奇,就答应了。

  后来,可把我害苦了。」

  我依然任何没有吃醋样子,田馨继续:「他开始脱我的衣服,我觉得很羞,但是他脱得好快,一会儿就脱光了。我只好用手遮住要害……」王健这色狼显然脱过不少女人的衣服,老婆要糟!

  「他也没对我动手动脚的,只是叫我躺到床上,然后,用小布条捆住我的手脚,说呆会他要爱抚我,看我能忍多久。我一时好胜,就依他了。但是我要把腿并拢,张开来也太无耻了。」

  我靠,捆绑都用上了啊。我不禁想象,田馨娇嫩如新剥鸡蛋的肌肤被王健的魔爪肆意摩娑,洁白的身子呈十字状摊平在床上。蒙难前的女耶稣啊。

  「他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根孔雀毛,用羽毛轻轻拂了一下我的乳头。不知什么缘故,只是这么轻轻拂了一下,我就觉得身体里面有一股电流通过,我的乳头就慢慢硬起来了。」

  讲到这里,田馨似乎已经渐渐沉浸到了回忆中,脸颊红了。

  「然后他用羽毛拂弄我耳孔,然后是脖子。到了乳房下面,就一圈一圈的往上转,转到乳晕就在那画圈。我觉得乳房越来越胀,好想有只手来用力地捏它。

  可是他就是不动手,我的手又被绑住了。」

  「这个时候我的下面已经湿了,我感觉到小洞洞里的水在慢慢增多,两条腿就不自觉地张开了。我的呼吸越来越重了,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,他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叫出声来了。就这个时候他用羽毛根在我的乳尖上重重一戳,我就啊的一声叫出来了。」

  田馨现在已经不管我了,自顾自地说下去:「接着,他又从我的脚趾开始玩弄,一直拂到我大腿内侧。我一直哼哼唧唧的在喘。那个色狼手段太狠毒了!他问我怎么样,还忍不忍得住。我当然不能认输,结果,他就用羽毛一直在我阴户周围转。」

  「我的下面的水越来越多,阴户也越来越痒,好想被人玩弄。过了一阵子,我忍不住了只好认输。他也没像那些情色小说里写的那样叫我说那些无耻的话。

  开始用羽毛骚我的阴户。」

  「他拂弄了一阵子,我下面反而越来越痒了,水都流出来了,顺着屁股就把床单弄湿了。我实在没办法了,只好哀求他帮我解解痒,但是绝对不可以做爱。

  他一口就答应了,但是也要我帮他……解解痒。」我从幻想中猛的回过神来。天!怪不得田馨回来刷了两遍牙,难道……她从来不肯跟我口交,居然……不知为什么,我并没有愤怒,只是强烈的企盼她说下去。

  见我没有骂她,田馨壮了壮胆子说:「他就脱了裤子,把头凑到我下面,他的那东西就在我眼前,我猜到他什么意思了。我很不想的,可是下面实在痒得受不了了,于是只好张开嘴……」

  「他那东西大不大?」我忍住火气,尽量平静地问。

  田馨愣了一下,羞涩地说:「跟你差不多粗,但是好像……很长……乌龟头很大。」

  「接着说吧。」我的肉棒已经硬的有些疼了,可我还是决定忍一忍。

  「等我把他的那东西吞进嘴里,他就开始摇头晃脑地舔我下面,我被他弄得舒服死了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感觉想小便,他却舔得更快了。最后,我实在忍不住,就尿了。后来他告诉我那是阴精,不是尿。」「射过之后我浑身都软绵绵的,他转过来用那东西在我的嘴里一抽一插的。

  我想挣脱,可是手被绑住了,身子又没有力气。他弄了一阵子,就……射了。」「射在你嘴里了?!」我感觉自己已经硬得要爆炸了。

  「他射了好多,我嘴巴都被……灌满了,还有不少流了出来。我吐了好一会儿才全吐出来。」

  我再也忍不住了,田馨的小穴此时也已经湿透。我狠狠地插进去,飞快地做着活塞运动。不久她的小穴开始强烈的收缩,我也感到要射了,急忙抽出来放进田馨口中。也许是心中有愧,田馨并未推辞,反而学着吸了几下。

  我的精液终于喷薄而出……

  早上醒来,田馨已经上街买菜去了。被别的男人夺走了妻子小嘴的第一次,我有些耿耿于怀。但是回想整个事情,我实在是自作孽,不可活。

  虽然田馨很可能对那个色狼有些好感,而且确实有点红杏出墙的欲望,但是这一切,不是我一手造成的吗?明知道田馨好奇心强自制力差还百般诱惑她。其实,我也是好奇心强自制力差啊。

  中午吃饭的时候,田馨的目光一直躲躲闪闪地不敢看我。我想宽慰她一下,就说:「甜心,不用老想着昨天的事情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我不怪你,要怪就应该怪我自己。要不,你把昨天最后的结尾讲完,然后我们一起忘了它。」「你,真的要我说?」田馨的语调比较怪异,我有某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「说吧。」

  「那个色狼最后要我对你说,他昨天已证明了自己的诚信。他说……如果什么时候你想把游戏……再深入一步,他随时奉陪,而且会完全遵守游戏规则。」我看着田馨水亮的眼眸,许久无言……

  【完】